新民晚报数字报-吴哥的吊床

去柬埔寨,大抵都会对那里的王宫、寺庙、建筑、雕像印象深刻吧,这自是不必多说的。而旅行回来,我最怀念的竟是这个国度里多到不可胜数的一样东西——吊床。

我们有“葛优躺”,那多半还是要瘫倒在沙发之类的东西上。而“吴哥躺”更厉害,真的是随处可躺。

满大街拉客的“突突车”司机,只要一停下车来,必在车子的前后对角线处系上一个吊床,晃晃悠悠地躺着吸起烟来。那感觉,呵,真比我们辗转景点的游客还要惬意。

寺庙入口摆椰子摊的年轻妈妈,在地上插入两根细木棍,把两个小小的孩子分开两头放在吊床上,随手摇两下。砍椰子的砰砰声、游客的嘈杂声,好像全然不顾似的,隔绝在吊床里的孩子竟然呼呼地就睡了。

平民家不管多破烂的小楼,门口必支起一个吊床。摇摇晃晃地睡着一个蜷起腿的男人。手臂部分被凹陷的吊床布紧紧包裹着,像是完全回到妈妈的怀里那样舒服了。不知为什么,我竟不觉得他是在偷懒,还觉得他是在修行呢。

没有欲望,无欲则刚,便能心安理得,大白天也能在吊床里躺得安稳。这不就是日常的修行么。

行程中的小吴哥寺离市区最近,早上睡了懒觉起来,太阳已经当空。租了车开大了冷气去景点打卡。途经一片很大的湖,看起来像公园一样,却是沿着马路,也没有围栏。与吴哥寺保持着恰当的距离,既山水相容、阴阳调和、又少有人来,静谧安宁。

在一棵棵大树之间的投影下,一张张吊床早就安营扎寨。树荫轻柔,虫声起伏,躺着晃悠,岂不妙哉。

两棵树之间,两根柱子之间,躺着闲聊、躺着看手机、或者就是躺着看天的当地人,可真是不少啊。总之,只要扎上一只吊床,就有了悠然自得的可能。看他们的脸上都好像写着:好享受呀,好舒服呀。都是泰然自若,无所事事,飘飘欲仙的样子。就不由觉得:要求简单的人,果然是更容易快乐起来啊。

如果说,在吴哥看神庙,得了什么最大的参悟。那恐怕就是:心无挂碍、俗事勿扰,容我睡觉。吴哥人,可以轻易和天空的神灵对话,还要再奢求什么呢。我们看来那是虚度的一天,也许正是日常修行和“现身说法”啊。

同行的朋友恨恨地说,回去也要到网上买一个吴哥吊床同款来躺。我问她,你放哪里呢?对啊,城市公寓逼仄的封闭阳台里,躺在一堆晒出来的衣服下面,定是兴味索然了。

在吴哥的最后一天,我们去了此行“最不虚此行”的一个景点:崩密列。这是吴哥沉睡中的样子。听说雨季,整个崩密列会变成无数个盛开莲花的池塘。而此时正是旱季,除了深绿的青苔爬满巨石,什么也没有。

这座荒废的宫殿,偷偷换了主角。人类不是主角,在被人类忽视的岁月中,蝴蝶、壁虎、蜘蛛,才是宫殿的主人。残垣断壁和古树乱藤,才是时间真正的记录者。

Leave a Comment